页面载入中...

民企首次成外贸第一大主体

  我们今天仍然会批评亚里士多德、牛顿在哲学与科学上犯了错误,但这不妨碍他们的伟大。一代又一代哲学家、科学家正是因为不断地发现了前人错误,并且毫不留情地指出来、改正错误,才推动学术的不断进步。

  梁启超还曾经指出,中国传统学术的缺陷,恰恰就是后辈只敢歌颂前辈,不敢质疑老师。于是我们在传统里常常看到“崇古崇圣”的思想模式,却忽视了古人“日日新,苟日新,又日新”的愿景。

  自然科学“民哲化”,是股妖风

  翻译最终完成后,赵武平联系了复旦大学教授张新颖,对方立刻将十万多字的译稿推荐给了《收获》杂志主编程永新。《收获》杂志编辑部决定临时调整发稿计划,将赵武平翻译的这十万多字译稿第一时间刊发出来。“几乎是加班加点,一边编辑,一边质疑提问,随时发给我核对原稿进行订正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赵武平这样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道。

  最终,译稿在《收获》2017年第1期正式发表。“这次老舍《四世同堂》英译手稿未发表部分经由赵武平发掘、整理、翻译后的重新发表,是一个重要的文学事件。”中国老舍研究会副会长孙洁如此评价道,“史料的发掘、整理、重组,有点像文物的修复,成品虽然不是作品本来的样子,却能指向作品本来的样子,指向曾经被抛弃、亦有可能被永远遗忘的文学史的片断。”

  除此之外,结尾部分钱默吟的长篇“悔过书”引起了部分研究者的兴趣,具有总结全书的意义,但在翻译的过程中被删去了。“这其实是老舍的心声。”中国老舍研究会会长谢昭新这样评价道。

  在赵武平看来,这个版本之所以具有格外的意义,还与《四世同堂》的文学史评价有关。根据赵武平的判断,夏志清后来未能阅读到这部小说的全部中文原稿,只能根据已经发表的前87章和在美国出版的英文删减版进行评判。此后,《中国现代小说史》成为了他的代表作,在海外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对很多作家和作品的评价甚至成为了“定论”。

admin
民企首次成外贸第一大主体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